您的位置:首页

详情

AI树洞救援团:用AI拯救生命

2021-08-18

 

精神健康问题不仅是医学问题,更是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全球疾病总负担中,有23%是由精神心理疾病造成的,而且还是导致非致命性疾病的首要原因。抑郁症是精神疾病中常见的一种,统计显示,抑郁症在精神疾病负担中占的比重约为40.5%。我国有抑郁症患者超过4 000万,自1990年至2010年,抑郁症始终是我国第二大疾病负担,预计2030年抑郁症将高居我国疾病负担首位。
我国精神障碍的发病率高、患者规模较大、精神医疗服务有效覆盖率低。黄智生教授建立的AI树洞救援团利用知识图谱技术对精神健康潜在风险进行深层次分析,包括对严重抑郁症患者及其自杀风险作预警,具有重大的科学价值和重要的社会效益。团队现已构造了面向精神健康的知识图谱,实现与抑郁症多源知识的高度融合,建立精神健康基础知识问答系统,为潜在抑郁症患者提供相关知识帮助,尽可能提高抑郁症识别率,并提供危机干预知识服务。这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在健康领域融合应用的重要方向,也是智慧城市研究的重要应用问题之一。
 
1 发起树洞救援行动
黄智生教授是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人工智能系终身教授,也是树洞救援项目的发起人和首席科学家,他所开发的网络智能机器人能够有效地监控和发现自杀人群,自2018年7月27日开始至今,每日发布监控通报。相关事迹被媒体广泛报导,黄智生教授也获得了新浪微博2019年度影响力事件奖。同时,树洞救援团队撰写了《网络自杀救援指南》,从绘制救助流程图做起,指南不断完善,至今已是第2.2版,涵盖了如何解读监控通报、如何与“树洞宝宝”建立联系、如何成立救援小组、面向不同类别问题如何施救、什么情况下报警以及如何报警等内容,共133页,分发到每个救援小组志愿者,确保志愿者能快速上手,减少失误。
 
2 开展网上抑郁症监测科研合作
近5年来,黄智生教授团队与北京工业大学信息学部北京智慧城市研究院林绍福教授团队密切合作,以北京工业大学和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合作实施智慧城市国际科研合作种子基金项目为契机,以中荷智慧城市论坛为平台,推进北京市和阿姆斯特丹市签署了智慧城市战略合作协议,在智慧健康、智慧交通、智慧环境等领域开展学术交流、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等合作,取得了显著成效。同时,林绍福教授和黄智生教授合作承担并完成了北京市2019年度、2020年度外籍高层次人才资助计划项目。
林绍福教授及其研究生团队参与了黄智生教授发起的“树洞救援行动”的系列活动,建立了“树洞”时间知识图谱,分析提取了树洞“人群行为模式”及疫情对精神健康患者的潜在影响,研究面向精神健康的知识图谱构建技术,实现与抑郁症多源知识资源的高度融合。基于2012至2019年共160余万条某一树洞数据进行了时间知识图谱构建研究。通过研究微博树洞文本数据,根据其留言时间特征,如24小时留言高发期及一周留言高发期,发现时间分布规律,针对时间特征进行人群行为模式分析,基于时间点,将人群行为模式分为“夜猫型”“正常时间型”“无固定模式型”3种;基于周末,将人群行为模式也分为“周末野猫型”“工作日型”“无固定模式型”3种。通过分析发布留言信息人群的空间地理信息特征,探索分析抑郁症与地区经济发展带来压力的关联性,研究发现,在留言数据中经济较发达地区、经济增长速度较快地区人群抑郁情况较为严重,经济越发达、增长速度越快的地区,经济增长带来的居民生活压力越大,导致居民抑郁的可能性越高。通过疫情期间留言时间分布特征提取与非疫情期间对比,探讨疫情对精神健康患者的影响。开展了抑郁症病历数据语义标注、抑郁症中文电子病历语料库构建及电子病历命名实体识别、基于微博文本和深度学习的微博“树洞”文本分类及抑郁症识别、基于机器学习的医学文献语义关系提取和抑郁症中文电子病历时间信息提取与时间关系识别等方面的研究,取得了系列成果。
 
3 让知识服务于社会
现今,树洞机器人每天巡视着各大社交平台,寻找到有自杀倾向的信息后,对信息中的“痛苦指数”和“自杀风险”进行评级。一旦“痛苦指数”被判定超过12级,“自杀风险”超过5级,信息就会自动推送到“树洞行动救援团”微信群里,树洞救援团的志愿者们雷霆出击,联系警方的同时通过微博评论和私信的方式对正在或即将自杀的人进行干预。新冠疫情期间,改良版的疫情监控机器人,总共为400余名求助者提供信息渠道和重症心理干预及治疗帮助。
目前,救援社区已有超过600余人的树洞救援自愿者,其中有高校教授、心理咨询师、心理医师多人,覆盖全国各个地区,实现了网络媒体跨时空线上线下救援模式,高效整合了国内外的救援资源,解决了协同高效异地救援的问题。为了拯救一个轻生者,树洞救援团会派出56名志愿者成立一个救援小组,与轻生者聊天、谈心,有时候也会帮助他们解决经济困难,直到轻生者放弃自杀念头。树洞行动救援团自2018年7月底至2020年12月底,已经为高自杀风险人群中的11 715人提供了帮助,阻止了3 629次自杀。
 
4 拯救生命是最高的伦理
树洞救援团在救援轻生者时,一直遭遇这样的悖论:长期陪伴轻生者,心理咨询师和志愿者一旦和他们建立了情感联系,就不希望这些人“离开”;有时候为了挽救他们的生命,却不得不暴露对方的隐私;甚至有人提出救援团队此举是“干扰别人死亡的权利”。为了救援,志愿者在取得轻生者信任后,选择报警救人,与此同时必然会暴露轻生者的具体信息。但黄智生和团队成员秉持一个原则——拯救生命是最高的伦理。黄智生教授说:“如果没有生命危险,隐私保护优先于救援;反之,救援高于隐私保护”。
树洞救援团队对参与救援的数千个案例梳理发现,绝大多数被拯救下来的人会从痛苦中走出来。黄智生曾撰文回应:“我们阻止你们选择自杀,并非在干扰你们选择自己死亡的权利,而是希望你们放慢脚步,不要轻易选择死亡这样一个不可逆的生命过程”。
黄智生认为“AI应结合社区共同实施自杀干预”。树洞机器人只是解决了线上技术方面的问题,线下救援的自杀干预仍然很难劝服当事人及其家属。有时候,多次自杀的轻生者会将绝望的情绪传染到家人身上,此外,在社交媒体上拯救的轻生者以年轻人为主要对象,对于中老年人的自杀干预,救援团目前的人力物力还无法做到,还需要社区多加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