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详情

向地球3 000米以浅要战略资源

2021-04-08

 

铜、金、铅、锌等是我国重要的战略性矿产资源,其中铜资源对外依存度在70%以上。后疫情时代,我国世界加工厂战略矿产“两头在外”的局面将有可能转化为“两头都不在外”的严峻局面,使我国战略资源的找矿发现和资源基地建设面临较大挑战。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深地资源勘查开采”重点专项自2016年起实施,于2018年启动了“青藏高原重要矿产资源基地成矿系统深部探测技术与勘查增储示范”项目,在侯增谦院士主持的上游项目“青藏高原碰撞造山成矿系统深部结构与成矿过程”成果基础上,中国地质调查局所属的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唐菊兴研究员及其团队立足于西藏重大铜资源基地建设,科学剖析甲玛等著名斑岩成矿系统矿体结构,解析厚大富铜多金属矿体的关键控制因素,有效提升矿床及其深部和外围的铜资源潜力。
 
1 开创性实施西藏3 000 m深钻,发现巨厚铜钼金银矿体,夯实了拉萨墨竹工卡铜都建设的铜资源基础
目前,甲玛3 000 m科研深钻已施工进尺3 003.33 m,发现角岩铜钼矿体、厚大富铜金夕卡岩矿体,其中,角岩中矿体厚234.34 m,夕卡岩型矿体厚298.24 m;铜品位大于0.7%夕卡岩矿体厚43.12 m,平均品位铜 1.18%,钼0.045%,伴生金0.63 g/t,伴生银20.18 g/t。
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已完成配套钻孔37个,总进尺37 752.19 m。新发现厚大富铜多金属夕卡岩型矿体,其中XK1623-1孔290 m、ZK028孔322.4 m、ZK4404孔435.2 m;新探获外围巨厚斑岩型铜钼矿体及富铜多金属夕卡岩型矿体,经钻探验证,新发现1处超过800 m的斑岩型钼铜矿体,在其接触带也探获了厚大高品位夕卡岩铜多金属矿体及层间矽卡岩铜钼矿体。
截至2019年底,甲玛矿区累计查明的当量铜超过2 500万t,潜在经济价值超8 000亿元。较项目实施前增加250多万t铜资源储量,实现科技创新和找矿突破双赢。与驱龙铜矿、邦铺铜矿构建了规模前列的3 000万t铜资源基地(西藏铜都)。
 
2 科技创新先行,企业风险勘查的科技体制改革成效显著,实现国家战略资源找矿突破和民族团结等多赢
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高度重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2018—2019年匹配7 528.26万以上的配套勘查和研究经费。项目深化了“推-滑覆构造控岩控矿”认识,创建了“多中心复合成矿”理论,科学部署,精准定位,在甲玛矿床深部及外围均取得重大找矿突破,强力推进矿山全面实现二期达产,为矿山三期选厂提供资源保障。
甲玛矿山已经成为国家第五次、第六次援藏工作会议确定的藏中有色金属绿色开发基地之一,矿山开发带动当地乡镇经济发展,百姓每户每年增收上万元,实现富民克贫,促进了民族团结。同时,甲玛矿山成为我国铜矿科研科普基地、“产学研用”示范基地,获“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荣誉。
 
3 建设西藏三大铜多金属资源开发基地,成为“后疫情时代”保障我国战略矿产资源安全的必然选择
后疫情时代,全球矿产勘查将受到冲击,2020—2023年全球矿产勘查投入有可能下降30%以上,全球矿业巨头产能下降显著。我国部分战略矿产对外依存度较高,拉萨-日喀则铜多金属有色金属基地、藏东玉龙铜资源基地、藏西北多龙铜金矿资源基地等西藏三大铜多金属资源基地必将成为我国资源安全的压舱石。加快建设西藏三大铜资源开发基地,实现一定的产能,已迫在眉睫。
目前,拉萨-日喀则铜多金属有色金属基地有甲玛、驱龙、邦铺、雄村、朱诺5座查明的重大铜矿床,探获的铜资源储量超过4 000万t,未来实现一期、二期投产,铜产能将达到80万t,有助于摆脱国际矿业巨头对铜多金属市场的控制。藏东玉龙铜资源基地拥有1 000万t的铜资源储量。藏西北多龙铜金矿资源基地已控制铜资源量超过2000万t,还有超过1 000万t的潜在铜资源。稳步推进建设藏西北多龙铜金矿资源基地,对于藏西北—南疆连片极端贫困民族地区实现脱贫攻坚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