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详情

生物材料创新产业之路——产融结合,创新驱动

2017-04-01

生物材料在组织功能损伤及缺失修复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据统计,我国每年仅由此所需的植入生物材料已达百亿产值的规模,然而高端产品长期被国外品牌垄断的局面仍然没有得到改观。进入2014年,国家已意识到制约我国自主生物材料发展的瓶颈问题,一系列导向性政策扶持已经开始实施,这些政策的落实将大大推动我国自主研发的核心竞争力。虽然我国的生物材料学科布局扎实,一批高校科研院所有一批极其具有市场开发价值的科研成果,然而,缺乏相应的转化平台,很多成果无法走向市场。企业直接面向高校孵化成果所承受的风险极大,而高校又缺乏转化的相关人才和政策,导致了上游学科链和下游产业链的脱节。因此,如何在上下游产业链发展中建立无缝连接的机制,如何将我国生物材料产业发展中单打独斗似的孤军奋战模式,转变为一种平台式的发展模式,是科研工作者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目前,我国生物材料企业都处于成长期,规模性产业发展仍在萌芽期,与国外知名品牌相比仍有较长的路要摸索。但以科研院所为代表的成果已有较好的累积,已构建了一批国家及地方创新平台,产业群的发展框架已经形成。为此,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生物医药与技术研究所潘浩波研究员提出组建新型产业孵化平台,以天使投资推动产业从高校走出去,完成产业链发展的关键第一步。在此基础上,论证成果的工程化、功能化及市场化定位,为成果后续的临床研究提供积极的有效参数,从而实现对科研成果的真正转化。转化平台的构建将因此对深圳及我国生物材料产业跨越式发展提供第一步创新平台,实现从技术研发、科研转化及临床运用为一体的产品转化思路。

潘浩波希望通过资本、政策、人才及体制的创新集成,依托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转化的特色,引进风险投资,构建一个新型院企合作模式,展开临床医学转化研究,并最终实现上市的目标。这种新型模式的构建在探索转化医学的模式中具有优势。第一,依托中科院平台,可以引进及强化兄弟院所间的转化工作,其定位比单纯的企业模式更具领导性。第二,通过中科院平台,可以积极引进国家级平台在深圳建立分中心,可以拓展、加强及提升国家平台在转化医学的延伸,并形成互补。第三,企业管理及运作模式比科研院所更接近市场、更规范。因此,院企合作建立新型转化医学中心将会大大推动我国生物材料转化医学能力,可创造较大的社会及经济效益。由潘浩波作为发起人之一成立的和海创产融服务平台将为实现成果转化提供有力的基础保障。通过筛选、设计、物色出有市场需求的项目,在技术、市场、金融、产业等四方面对接,以直接投资或投资管理的方式,在专利转化为产品、产品进入市场等阶段注入资金,为尚未孵化的种子期项目“雪中送碳”。并结合会展或报告会吸引全国乃至全世界生物材料技术方面的行业专家、投资领域品牌或机构的关注,从而为生物材料产业发展提供新动力。

因此,该转化平台提出了以活性物质修复及重建组织功能和个性化治疗方案设计为目标的修复理念。通过材料组分与成型技术开发来研究损伤与缺失组织的个性化差异,并对下一代生物材料的研发进行革命性的变化。确立以“个性化治疗”为主线的新思路,突破以往以材料为中心干预组织修复的理念,将从损伤组织的特定需求出发,以材料调控组织功能重建为手段,个性化定制功能重建的新思路。因此,平台将生物材料用于诊断、治疗、修复或替换人体组织或器官,改善或恢复器官功能,保护机体免受外来伤害等,以可再生人体组织或器官材料为重点,利用材料个性化设计及成型加工技术,对损伤组织包括骨、心血管及创面组织进行差异性设计及修复机理研究,初步阐明生物材料与生理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原理,以及材料诱导组织再生的微观机制,揭示诱导特定组织的材料因素及其组装方式与材料服役性能之间的关系,促进组织诱导性生物材料的科学研究和产品研发,以实现生物材料产业的跨越式发展。

专家简介

潘浩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生物医药与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先后留学美国密苏里大学和香港大学,获得材料工程硕士与生物材料博士学位。2007年起,在香港大学医学院先后从事助理研究员、博士后研究员与研究助理教授工作。2011年底回国,组建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人体组织与器官退行性研究中心,担任中心主任;2013年组建深圳市海洋生物医用材料重点实验室,被聘为主任。目前已发表SCI论文100多篇。担任中国医学促进会骨科疾病防治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骨科生物材料学组副主任委员;中国生物材料协会医用金属材料分会常务委员、副秘书长等;2013年先后孵化深圳市中科海世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海优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从事医疗器械与海洋生物产业。2016年作为发起人之一,创立了和海创天使创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