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详情

提高技术创新能力 强化企业主体地位——《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评价》

2017-04-01

在当前的科技体制改革和创新政策中,加强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是一个基本共识。然而中国企业与美欧企业相比差距仍然很大,核心技术和核心零部件仍然被跨国公司掌控,引进、跟踪和模仿仍然是国内企业创新的主流,在全球产业技术创新价值链上仍然处于低端。那么,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有何变化?今后要采取哪些政策措施来提高中国企业的技术创新主体地位呢?在进入“新常态”条件下,谁是发挥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核心力量?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差异有多大?

针对这一系列重大而紧迫的现实问题,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张赤东博士应时受命组织成立课题组开展“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评价”研究,旨在科学、客观、及时地反映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状况,为促进“提高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强化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创新政策的制订与调整提供客观、系统、可靠的参考依据。《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评价》一书即是该项研究的成果。

在充分吸收相关研究基础上,该书以国家创新系统理论为核心,结合创新过程和创新经济本质属性作为理论基础,明确企业群体边界,构建企业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技术创新主体地位与作用变化的评价方法。在评价方法具体设计中,遵循科学、客观、系统、有效等基本原则,基于国家创新系统理论及企业技术创新过程分析、创新经济属性分析,在“系统-活动过程模型”研究基础上,引入“知识位势差”概念,提出了“学习再造-价值再造-结构再造(LVS)系统框架”,由此建立了企业技术创新监测指标体系,生成了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综合评价指数,将其命名为企业创新驱动力指数(IDF指数)。其特点是以指数形式反映企业技术创新的主体地位和能力的动态变化及发展趋势,进而可运用IDF指数对企业的技术创新进行监测,在宏观层面分析企业依靠创新驱动发展的情况。

在不同类型企业的实证分析中,使用统一的分析框架(LVS系统框架)、统一的指标体系(基于LVS系统框架的指标体系)和统一的时间序列(2000—2012年)。尽管随着企业分类的细化数据获取难度加大,部分分类结构分析的指标不得不减少,但基本上保持了分析框架、指标体系与数据序列的一致性。由此,运用综合评价指数方法,生成了关于全部企业、大型工业企业(对应中小型工业企业)、国有企业、外资企业等IDF指数系列,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实证分析结果间的可比较性和可分析性。

实证分析的基础是数据来源的真实性、可靠性、权威性、公开性和连续性。在指标选择中,以能否获得权威的、公开的、可靠的数据作为一个基本原则,进行指标的可采集性分析,所有采用的指标都以国家统计数据为基础,保证了指标数据来源的权威性和公开性,提高实证分析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在2000—2012年中国家统计有几次调整,如2003年和2011年关于工业企业规模类型划分标准的调整、2004年国家经济普查数据、2007年企业技术创新调查数据和2009年第二次全国R&D资源清查数据等,这些统计上的调整与变动对实证分析都产生较大的影响,研究中对这些数据变动及其影响都进行了分析和处理,以保证数据口径的一致性和指标数据的连续性。

研究力求能够充分反映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现状,重在解决“是什么”的问题,部分回答“为什么”的问题,由此对“怎么做”的问题(政策)进行思考。在内容体例上,该书采取了“总-分-总”结构,科学、系统、客观地分析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发展态势,主体内容从“点、线、面”进行全面的实证分析,力求做到既见森林又见树木。

该书绪论和第一章从总体上介绍研究背景、研究现状和趋势,重在阐述企业技术创新主体概念的产生和内涵、判断标准以及企业是技术创新主体的唯一性的证明。第二章在评述以往研究方法的基础上,确立研究视角和边界条件,给出“知识位势差”理论假设,提出了评价框架和评价指标体系,进而建立了基于LVS框架的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评价方法。第三章运用IDF指数进行实证分析。面的分析包括:对2000—2012年中国企业整体的实证分析,反映企业相对于大学、科研院所等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地位与作用。线的分析包括:从经济类型结构上对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和港澳台企业的实证分析,从规模结构上对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实证分析,反映企业整体内技术创新活动的纵横结构发展情况——从不同角度看不同类型企业技术创新的地位与作用。第四章是对第三章分析的细化,对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两类典型企业进行重点分析,反映典型类型企业技术创新的具体发展态势(点的分析)。第五章从整体上对中国企业和其他主要发达国家企业的技术创新进行横向比较,包括企业R&D、发明专利和国际竞争力等,以此分析二者之间的差距,找到中国企业技术创新的“软肋”。第六章分析企业创新政策环境,从企业技术创新政策演进到当前政策体系及主要特征,并基于上述实证分析和比较分析,针对中国企业及其内部不同类型企业间技术创新发展的特点、差异与不足,提出强化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政策建议,供政府部门决策参考。

该书的一个基本定位是应用研究,最终要落在政策上,追求研究的社会实用价值。从政策分析上看,在分析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问题时,需要区分开“是否”问题与“强弱”问题。企业技术创新主体是一个基于发展的政策手段,所以,概念重要,评判是否成为主体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由弱到强的发展变化,企业的技术创新发展态势、发展潜力的研判。这是因为,“是否”问题主要在于判断标准的差异,这种标准又是因人、因时、因地而异的;而“强弱”问题是关注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提高,针对的是企业技术创新的发展,就目前中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而言更有现实意义,更为重要。在研究中,侧重于对企业技术创新发展态势的实证分析,即评价分析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变化情况和发展趋势。

通过实证分析得出的结论,有力支撑了定性判断,丰富了对中国企业技术创新的认识。一是从整体上看,2000—2012年IDF指数快速、持续提升,表明中国企业技术创新发展已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期,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得以持续加强。二是在企业经济类型结构分析上,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港澳台资企业和外资企业技术创新进步具有明显的一致性,与企业(整体)趋势趋同。但各类企业技术创新推动与阻碍因素迥异,其中,国有企业技术创新在主要投入产出上仍占相对优势,民营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快速崛起,外资企业在创新效率上具有显著优势,而港澳台资企业技术创新则没有明显的突出优势。三是在企业规模结构分析上,无论投入还是产出上,大型企业是企业技术创新的主导力量,在2000—2012年实现全面、快速提升,超过了企业(整体)技术创新的进步速度与幅度,在中国企业技术创新发展中处于引领地位。相对而言,中小工业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提升速度较慢,提升幅度较小,与大型工业企业技术创新能力间的差距在增大。四是国有企业在创新投入和产出上是国内企业技术创新的支柱力量,2006年是一个时间节点,其后国有企业技术创新显著加速,技术创新活动的政策敏感性强。五是外资企业是中国企业技术创新的一支重要力量,在2000—2012年外资企业依靠更高的创新效率保持创新竞争优势,但外资企业的创新动力明显受国内企业影响,其技术创新发展需积极引导。六是在国际比较分析上,值得肯定的是,中国企业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速度是比较快的,赶超趋势明显,但同时在整体上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尤其是在企业的R&D活动类型结构和发明专利活动上。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传统行业上,如采掘业、石油与天然气产品,中国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已经位居前列。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还出现一批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如华为、腾讯、百度、华大基因、中国南车等,但在高技术产业、新型战略性产业上,中国企业与国际水平相比差距较大。

《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评价》一书科学、客观、及时地反映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进展,为促进“提高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强化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创新政策的制订与调整提供了客观、系统、可靠的参考依据。书中的主要研究成果已被2015年颁布的《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吸收和采纳。

作者简介

张赤东,管理学博士,研究员,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科技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理事,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会员,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创新战略专委会委员。长期专注企业创新研究,至今已承担课题近50项,主持国家和省部级研究课题15项,主持完成中建、北车等企业研发管理与创新战略咨询项目,作为核心人员参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2015年)”“我国科技资源优化配置和改革措施研究(2014年)”“国家创新体系若干重大问题研究(2012年)”和“国家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十二五’规划研究(2010年)”等多项重大课题任务研究。其中,创新型企业评价方法研究成果应用在国家创新型企业建设工作中;合作创新组织模式研究成果应用在国家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中;企业技术创新及主体地位研究成果等被《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采纳。发表核心期刊论文50多篇,出版专著6本,合译著1本,合著(编著)近20本。代表著作有《中国企业技术创新现状调查:特征、倾向与对策》《创新型企业评价理论与实践》《中国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评价》《产学研合作组织模式比较研究》《全球化浪潮中的合作创新组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