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详情

开拓牙形刺学科 推动古生物学发——古生物学家王成源研究员

2017-04-01

王成源,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吉林大学和沈阳师范大学兼职教授,中国牙形刺学科带头人。牙形刺是一类已灭绝的海生牙形动物头部的骨骼化石,体型很小,一般只有约1毫米,最大的也不过7毫米,但形态却较复杂。牙形刺存在于寒武纪到三叠纪的海相地层中,延续了3亿4千万年,是地层划分和对比的主导化石门类。牙形刺是非常有用的化石,它可用于确定地层并对各地层的层序关系加以对比鉴别,在界线层型、地质填图、找矿和大地构造研究中起重要作用。

1965年,读书无用论盛行,但王成源顶住各种压力,努力开拓我国牙形刺学科,成为中国较早的志留纪、泥盆纪、石炭纪和三叠纪牙形刺的研究者。

如今,王成源教授与国内外同行一起,已经确立了我国寒武纪至三叠纪地层的237个牙形刺化石带,他参加的一些重大生产和科研项目推动了中国牙形刺学科的发展。王成源教授以牙形刺为主导化石门类,解决了很多我国多年来未解决的地层问题,校正了其他化石门类的时代,对一些地层时代都做了重大修订,改变了相关地层的时代。他引入器官分类的概念,对中国建立的志留纪牙形刺形式属进行了全面的修正。1981年,他研究了长兴组的牙形刺,建立了化石带,成为世界性对比的标准。1994年,他突破了我国著名学者长期以来将事件地层界线与生物地层界线合一的观点,将两者分开,为争取二叠纪-三叠纪金钉子落户中国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并在地层学杂志上发表泥盆系全球界线层型剖面点(GSSP)。王成源对我国泥盆系石炭系的分界作出了重要贡献:根据对牙形刺的研究,将湖南贵州底栖相区的邵东段和革老河下亚段归属到泥盆系,将浮游相区泥盆系石炭系的分界至于菊石Wucklumeria带与Gattendorfia带之间。

二叠-三叠系分界,也是古生界与中生界的分界,这一界线的研究近年来在我国已有相当大的进展。以牙形刺为主导开展二叠三叠系生物地层界线的研究,可保证生物地层界线的准确性,因此,对二叠三叠系界线层牙形刺的研究是至关重要的。牙形刺化石的研究描述,对二叠三叠系生物地层界线的划分具有重要意义。在二叠纪-三叠纪集群灭绝事件中,全球90%以上的海洋无脊椎动物和大约70%的陆生脊椎动物都告灭绝。多数门类很难追索到连续的演化系列。牙形刺没有科级和属级的灭绝事件发生,就是种级的灭绝事件也不明显,只是牙形刺的丰度有极大的变化,但在世界范围内都可以追索到牙形刺的连续演化系列,这一特征使它在二叠纪-三叠纪界线地层研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乐平统顶底界线的两金钉子的点位都是王成源依据牙形刺首先确定的,为中国乐平统顶底界线的金钉子作出了关键性的贡献。1995年,王成源教授在古生物学报上发表了这些研究的过程及成果,牙形刺的研究也深入了一个层次。

近年来,王成源教授陆续将自己几十年来的研究成果总结整理成书,2010年出版了英文专著《华南扬子地台志留纪牙形刺》。2013年出版了中文专著《中国志留纪牙形刺》,该书是中国志留纪牙形刺研究的全面总结,特别介绍了从1980年开始的形式分类到1998年开始的器官分类的历史。牙形刺是志留纪生物地层的主导化石门类,该书确立了中国志留纪牙形刺的17个化石带,并进行了可靠的国际对比。王成源是古生物研究所的非常勤奋的研究员,已发表学术论文350多篇。由于在牙形刺学科所做的工作,王成源教授研究成果“全球二叠-三叠系界线层型研究”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中国东北地体及东北亚大陆边缘演化”获科技进步三等奖,“中国牙形刺学科的开拓、发展与成就 ”获江苏省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多个奖项,为推动了我国古生物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