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详情

当代“后稷”——记小麦育种专家李振声院士

2009-08-06

当代“后稷”

——记小麦育种专家李振声院士

2006年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76岁的小麦育种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李振声被授予国家最高科技奖,成为继袁隆平之后第二个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大奖的农业学家。

记者:您选择了农学作为您的终生事业,致力于小麦育种研究。当初选择农学院的原因是什么,而小麦育种研究又是怎样吸引了您呢?

李振声:当初之所以选择农学院,原因很简单那时的想法就是,学校既提供食宿,又能上大学,何乐而不为?当时山东农学院农学系的系主任是来自原燕京大学的沈寿铨教授,沈教授关于小麦育种的课程讲得形象生动,让我深深迷恋上了小麦育种研究。另外,学校农场繁殖了当时山东推广的几个优良品种,我将这些优良品种引回家中,种植后确实比当地老品种增产,乡亲们都来换种,看到乡亲们认可和赞许的目光,我感到由衷的喜悦和兴奋。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产生了将来一定要争取从事小麦育种研究的想法。

记者: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小麦和牧草的远缘杂交作为自己科研的主攻方向。又是为什么会选择牧草和小麦进行杂交呢?

李振声:我在北京从事5年牧草研究后,1956年调到中科院西北农业生物研究所工作。到西北后,在生产上遇到的突出问题是小麦条锈病大流行,导致小麦减产20-30%。引起小麦条锈病大流行的原因是,病菌变异的速度快,育种的速度慢,即8年才能育成一个小麦新品种,而据25个国家统计条锈病平均5.5年就能产生一个新的生理小种,成为当时一个世界性难题。在这种情况下,我提出通过远缘杂交,将草的抗病基因转移给小麦,选育持久性抗病小麦品种的设想,这个设想得到了植物学家闻洪汉教授和植物病理学家李振歧教授的支持,所以开展了这项研究。

记者:远缘杂交的这个课题您做了多少年才取得成果的?我们知道小麦远缘杂交研究是非常艰辛的,那么在研究中最难突破的难题是什么?

李振声:远缘杂交,从开始到出成果,差不多花了20年的时间。远缘杂交的难题,主要有三个:杂交不亲和、杂种不育和后代“疯狂分离”。对小麦与长穗偃麦草的杂交来说,前两个问题经过两年的努力就基本上解决了,困难的是第三个问题,即从外观上看,杂种分离的类型很多,而且很不稳定。有时一个杂种看着很好,而下一代面目全非了。我们做了大量的细胞遗传学的工作才弄清了问题的实质。经过潜心研究,我们最终育成了“小偃”系列小麦品种,创造了很好的经济价值和社会效益。

记者:2005年4月,您在博鳌论坛上又有一个发言,是回应莱斯特·布朗的《谁来养活中国?》,请您介绍一下具体的情况。

李振声:莱斯特·布朗《谁来养活中国?》这本书是1995年出版的,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他预测:随着工业化发展,中国农业将逐渐萎缩。到2030年,中国粮食会出现很大缺口,将世界市场上销售的粮食买光还不够中国的需要!当时,我认为这本书对我国的农业发展有警示作用,但对他得出的一些推论和预测有不同的看法。我们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从19902004年,已经走过了15年,相当于布朗预测后40年时间的1/3以上,用15年的事实和布朗的预测对比后,我发现他的预测结果不符合中国实际。所以,我认为应该将中国的真实情况告诉世界,中国人现在和将来都能养活自己。

专家档案:

李振声,生于1931年,山东淄博人。1951年毕业于山东农学院。现任中科院遗传发育所研究员,植物细胞与染色体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顾问。曾担任中科院原西北植物研究所所长,中科院西安分院、陕西省科学院院长,中科院副院长等职。1990年入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1991年入选中科院院士,先后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陈嘉庚农业科学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中华农业英才奖等奖励。